当前位置:主页 > 加盟动态 >

微生物与痤疮之间的关系详解

时间:2019-12-31 11:13 作者:琦肤祛斑祛痘加盟
许多常见的皮肤疾病,被认为与微生物有关,使用抗菌治疗,并在临床上观察疾病得到改善。然而,致病微生物的组成部分,充分满足科学假设,还很少得到认可。特定生物体相关的皮肤病有三

  许多常见的皮肤疾病,被认为与微生物有关,使用抗菌治疗,并在临床上观察疾病得到改善。然而,致病微生物的组成部分,充分满足科学假设,还很少得到认可。特定生物体相关的皮肤病有三种形式:第一,相关微生物引起的皮肤疾病;第二,不明微生物成分引起的皮肤病;第三,一个皮肤共生微生物群体可以入侵造成感染。

  一、痤疮

  人体皮肤表面分布着大量的细菌、真菌、病毒及小型节肢类动物,共同构成皮肤的微生物群。而在众多的微生物当中,与痤疮的发生关系最密切的包括痤疮丙酸杆菌、糠秕孢子菌、葡萄球菌等几种常见类型。

  1.痤疮丙酸杆菌

  痤疮丙酸杆菌是一种革兰氏染色阳性的厌氧短杆菌,广泛存在于人体表面脂质中,主要寄居在毛囊皮脂腺等皮脂分泌旺盛处,为皮肤正常寄生菌。分布部位:主要分布于毛囊与皮脂腺丰富的部位,如面部及胸背部,四肢较少。采集重度痤疮患者面部微生物组成,结果发现痤疮丙酸杆菌阳性率高达90.91%,可见其是引发痤疮最常见的一种微生物。

  痤疮丙酸杆菌对痤疮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引发炎症反应痤疮丙酸杆菌被认为是强烈的前炎症激活因子。痤疮丙酸杆菌诱导和活化Tol样受体(TLRs),是痤疮炎症的始动环节之一,To样受体是组识别病原微生物的跨膜受体家族,通过识别保守的病原相关分子模式产生免疫炎症反应,痤疮发病中痤疮丙酸杆菌主要被TLR2识别,从而引发炎症因子的释放,导致炎症反应。

  同时,座疮丙酸杆菌生长繁殖的主要营养来源是皮脂中的甘油三酯,能够获取甘油部分作为能量供应,而去酯化的脂肪酸则残存在皮脂当中,脂肪酸进一步大量速观生理学

  (2)引发毛囊漏斗部过度角化痤疮丙酸杆菌还能够产生蛋白酶、透明质酸酶聚集产生炎症反应,促进引发痤疮进程。以及趋化因子,诱导产生抗体及激活补体,使毛囊漏斗部过度角化,最终形成粉刺Fitz( Gibbon等利用宏基因组学和基因测序相结合的方法,在菌株水平和基因水平比较了49例痤疮患者和50例健康人鼻部皮脂腺单元的皮肤微生物群。发现痤疮患者和健康人鼻部痤疮杆菌的相对丰度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核糖体型1(RT1)和RIRT、RT3痤疮丙酸杆菌菌株相当均匀地分布于痤疮患者和健康人鼻部。

  但痤疮患者中RT4和RT5痤疮丙酸杆菌的菌株占优势,RT6菌株则主要见于正常人群的鼻部。提示RT4和RT5痤疮丙酸杆菌菌株与痤疮的发病密切相关,RT6菌株则与健康皮肤相关。该项研究从菌株水平分析了共生菌痤疮丙酸杆菌的不同菌株在痤疮发病中的作用。这给广大化妆品研究人员一个启发,研究和开发治疗痤疮化妆品方案时有必要采用微生态制剂调节皮肤微生物群使其回到健康的菌群结构状态,即进行自然共生菌结构的靶向治疗,而非采用抗生素来杀灭所有的痤疮丙酸杆菌。

  2.糠秕孢子菌

  糠秕孢子菌又称糠秕马拉色菌,圆形糠秕孢子菌或卵圆形糠秕孢子菌均可引起毛囊炎,旧称马拉色菌毛囊炎,常与痤疮合并出现。已有研究发现,痤疮患者中糠枇孢子菌的带菌率可高达83.57%:且病情的轻重程度与糠秕孢子菌带菌数量呈正相关,局部检测到的糠秕孢子菌数量随着病情加重而逐渐增多。有研究对青少年痤疮患者的糠秕孢子菌带菌情况进行调查,从而研究糠秕孢子菌感染与青少年痤疮之间的关系,结果表明阳性率可达73.34%。

  棘枇孢子菌能够引起局部炎症,从而导致痤疮加重。痤疮患者皮脂分泌增多,导致枇孢子菌过度繁殖而引起局部炎症,同时糠秕孢子菌的增多又会促进机体分泌游离脂肪酸,使炎症反应更加明显,恶性循环,促使病情不断发展恶化。

  3.表皮葡萄球菌

  表皮葡萄球菌是凝固酶阴性的革兰氏阳性球菌,是正常皮肤表面绝对优势常驻菌,约占需氧菌群的90%以上,主要定植于头部、腋窝和鼻腔中。通常认为,它是维持皮肤微生物屏障的重要共生菌,可有效抑制其他致病菌的入侵。但有研究表明,表皮葡萄球菌也参与痤疮的发病, Thomsen等发现在痤疮毛囊皮脂腺内定植的微生物中6.8%~47.3%为表皮葡萄球菌,仅次于痤疮丙酸杆菌。

  表皮葡萄球菌对座疮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诱导炎症反应表皮葡萄球菌中提取的肽聚糖和磷壁酸可诱导人外周血单核细胞产生TNF-a、11及L6,诱导炎症反应。

  (2)加重炎症反应表皮葡萄球菌与痤疮丙酸杆菌类似,均可分解甘油三酯为游离脂肪酸,加重炎症反应。也可通过激活TLR2、脂酶破坏毛囊壁加重炎症反应。

  (3)表皮葡萄球菌可形成生物膜,抵御抗生素等的杀菌作用

  4.金黄色葡萄球菌

  重型痤疮皮损主要为脓疱、囊肿、结节,而金黄色葡萄球菌是化脓性感染中最常见的病原菌,故有学者认为此类皮损中存在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有研究表明21.7%的痤疮患者皮损中能分离到金黄色葡萄球菌,也有研究表明表皮葡萄球菌可产生一种名为抗菌肽酚可溶性调控蛋白的物质,可以选择性地抑制金黄色葡萄球菌,提示两者可能相互拮抗。鉴于表皮葡萄球菌在痤疮皮损中被证实是确实存在的,故它是否对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生长形成抑制,从而掩盖了金黄色葡萄球菌在痤疮发病中的作用还需要进一步探讨。

  5.微生态调节剂与痤疮

  黄坤等(2006年)报道,中药微生态调节剂(生态霜)治疗痤疮患者,痤疮患者皮损区的常驻菌、共生菌以及优势菌,与治疗前相比有显著差异,也就是说使用生态霜对痤疮进行治疗,有利于扶持皮肤常驻菌的同时,可增强局部皮肤的非特异性及细胞免疫功能,发挥常住菌对优势菌天然的生物拮抗作用,抑制皮损区的优势菌,提高皮肤定植抗力。通过微生态系统的自稳状态的反馈作用,重新调整微生态与宿主及环境的生态平衡。微生态平衡恢复后,不仅减少了异常增殖的痤疮杆菌表皮葡萄球菌等,而且减少了皮肤本身的脂酶来源,使游离脂肪酸较少。因此,对毛囊的刺激和损伤减少,进入皮肤屏障中的脂肪酸也减少,对痤疮的治疗和修复均具有重要意义。

  与肠道微生态调节研究一样,益生菌、益生元或合生元在对治疗或护理痤疮等具有微生态紊乱的一些皮肤问题,也将成为化妆品行业的研究热点。益生菌、益生元或合生元治疗此类皮肤问题的可能机理在于改善微生态环境,提高皮肤的定植抗力,使皮肤细胞代谢恢复正常。

咨询加盟 咨询治疗
微信扫码 (扫一扫更多惊喜!)
×
琦肤首页 优惠咨询 开店资料 投资计划书 利润咨询 微信 微信二维码